子弹里的字条,为英雄回家“引路”

子弹里的字条,为英雄回家“引路”
中新社韩国仁川9月1日电 题:子弹里的字条,为英雄回家“引路”  ——记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遗物装殓仪式  中新社记者 刘旭  当地时间9月1日,设于韩国仁川市一处部队驻地的临时安置场所内,气氛庄严肃穆,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遗物装殓仪式在此举行。来自中韩两国政府和军方代表等参加了仪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韩国大使馆和第八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代表团共同敬献“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花圈。  当地时间9时50分许,装殓仪式正式开始。中方代表团在烈士遗骸前默哀,对遗骸三鞠躬并献上鲜花,表达崇高敬意和深切哀悼。随后,韩国遗骸发掘鉴定团人员向中方代表作送还遗骸及遗物说明。最后,身着白衣的韩方人员用白纸包裹遗骸,放入棺椁,并在棺椁外摆上鲜花。棺椁两侧,镶有五角星和花环。当地时间9月1日上午,中韩在韩国仁川举行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装殓仪式。中新社记者 刘旭 摄  据韩方遗骸挖掘团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装殓的遗骸共有109具,系韩国军队自2019年至2020年间,动员10万余人在京畿道涟川、义王,江原道铁原、华川、洪川和朝韩非军事区等六个地区发掘。这些无名遗骸归国后,相关鉴定团队将尝试通过DNA技术手段确定身份,让他们与亲人“团聚”。  除烈士遗骸外,此次韩方还将向中方移交1226件遗物。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遗物中,有烈士们生前珍贵的贴身之物,比如抗美援朝纪念勋章、人民胜利徽章、毛主席像章;有随身携带的军需用品,比如军装肩带、手电筒、制式水壶;还有的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个人用品,比如皮带扣、牙刷、纽扣、鞋垫。  “不忍心看下去了,太苦了!当年真的太苦了!”记者听到有中方代表团人员感慨。当地时间9月1日上午,中韩在韩国仁川举行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装殓仪式。位于仁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临时安置所”内摆有花圈,现场除遗骸外,摆有钢笔、纪念徽章、护目镜等遗物。中新社记者 刘旭 摄  这些遗物见证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艰苦条件下作战的情况,而当战火硝烟远去,这些也许不曾被注意到的遗物被赋予新的意义——它们成为遗骸主人生前来自中国的重要佐证。  韩方遗骸挖掘团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技术限制,挖掘团工作人员在发现遗骸后,只能测定该具遗骸属于“东方系”还是“西方系”,但若要进一步区分“东方系”遗骸的归属,就需要依靠遗骸上佩戴或在遗骸周边发掘的遗物的特征来判定。  韩方专家Im Nahyok博士参与了全部八个批次的志愿军烈士遗骸鉴定和交接工作。她告诉记者,每鉴定一具遗骸,他们都需要进行“数不胜数”的细致工作,将遗物与战争历史进行对照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她举例说,四个扣眼的纽扣就是中国军人制服上特有的标志,军鞋鞋底的汉字和特殊花纹也是“毫无疑问”的证据;再比如军用铁锹的把手,韩军用的是铁质把手,中国军人用的是木质把手,这也成为鉴定遗骸身份的重要参考。  当这些遗物被移交回国后,它们又将成为烈士亲人后代寻亲的重要线索。4月1日,中韩在韩国仁川举行第六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装殓仪式。中方代表现场进行了默哀、献花等悼念活动。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装殓仪式上,记者注意到一张特殊的字条。字条上标有三角形、长方形、回字形等图案,并写有“0203,007703,00022103,四,一,姓名,洪齐”的字样。韩方鉴定团专家介绍,这张字条是从子弹中抽出来的,推测字条内容是志愿军以“密钥”的方式,记录了部队当时的所在位置。  “希望‘洪齐’这个名字能够帮助这位中国军人寻找到家人,也给遗属带去些许安慰。”韩方专家说。  这一心愿并非空谈。在前七批志愿军烈士遗骸及遗物交接期间,以发掘的遗物为线索,已有多名烈士得以与亲人“团聚”:  2020年9月26日,同样在仁川举行的第七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遗物装殓仪式上,人们在遗物中发现印有马世贤、林水实、丁祖喜名字的印章,正是凭借印章,林水实的侄孙寻到了逝去的亲人。伴随着信物的落叶归根,长眠异国的英雄终于如愿回家。  2019年,第六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遗物交接时,离别家乡71年、牺牲68年之久的在韩志愿军烈士许玉忠的遗物中有一枚印章、一粒纽扣、一面圆镜,这些“不起眼”的遗物,让许玉忠得以在68年后与在河北省沧县赵官村的家人们“团聚”。  当地时间9月2日,这批发掘出的遗物也将随志愿军烈士遗骸运送回国,陪伴烈士们踏上回家之路。希望在现代技术手段的帮助下,“洪齐”烈士和他的战友们也能魂归故里,以慰英灵。(完) 责编:海闻归故里,以慰英灵。(完)【编辑:苑菁菁】